申博18shenbo现金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放心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苏锦说的轻松,但王妃明显觉得有问题。

    这个凉亭还没谁一坐两刻钟的。

    要么进王爷的书房说话,要么去别处。

    这凉亭修建在这里,更多的不是实用而是装饰。

    但见苏锦的神情,又不像是有事的样子,谁能猜到苏锦坐在这里是看门的?

    堂堂公主看门,还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这门是够面子了。

    王妃坐下,苏锦顺带帮她请个平安脉。

    之前王妃一直孕吐,现在好多了,吃不下而消瘦的脸又恢复了,面色红润,脉象也很好。

    苏锦本着一个大夫的立场中肯的描述,王妃却只是那她当儿媳妇看的,顺带催一拨生。

    苏锦,“……。”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这要是平常,苏锦肯定借机告辞了,现在被守门牵绊不能走。

    苏锦硬着头皮陪王妃闲聊,好在王妃知道苏锦和谢景宸的感情,只提了几句。

    喜鹊和绿翘她们和杏儿在一旁闲聊。

    待了一刻钟,苏锦就回沉香轩了。

    因为王爷回来了。

    王爷在书房里,应该没人那么大的胆量敢进书房偷东西。

    不仅打扮和谢景宸一般无二,还掐着她和谢景宸还有王爷都不在的时候进的书房,消息够灵通的。

    回了沉香轩,苏锦直接进了后院,给自己倒了杯茶。

    茶香扑鼻。

    一盏茶喝完,苏锦歪在贵妃榻上吃果子。

    谢景宸迈步走进来,就看到苏锦一副慵懒的神情。

    杏儿瞅着他,那眼神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谢景宸望着苏锦道,“这么急找我回来出什么事了?”

    “三千两,你给南安郡王了吗?”苏锦问道。

    “什么三千两?”谢景宸问道。

    “就是上街买东西,向南安郡王借了三千两啊,”苏锦眨眼道。

    “……我有多少钱,你还不知道,”谢景宸心累道。

    杏儿眼前一亮,“姑娘,这个姑爷是真的。”

    苏锦,“……。”

    谢景宸,“……。”

    苏锦扶额。

    她只是开个玩笑啊。

    这丫鬟要不要这么认真?

    跟着暗卫回来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对了,也要防备假的谢景宸去军营。

    谢景宸坐到苏锦旁边,道,“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难道姑爷还有假的?”

    苏锦把书房前的事和谢景宸一说。

    谢景宸脸黑成锅底了。

    他没想到会有人易容成他的模样进王爷的书房。

    幸亏苏锦够机警,才没有让人得逞。

    事关重大,谢景宸没有耽搁,起身去找王爷,一起身,看到杏儿……

    杏儿刚刚说的那句话,谢景宸脑门上黑线狂掉。

    易容成他的人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他堂堂镇北王世子身上是拿不出三千两的吧?

    越有钱的越假。

    谢景宸,“……。”

    谢景宸无话可说的出了门。

    刚下台阶,就看到南安郡王和楚舜两走过来,“景宸兄。”

    南安郡王走道谢景宸跟前,问道,“你给我送三千两是什么意思?”

    他们在醉仙楼恢复元气,醉仙楼小伙计送来三千两银票,说是镇北王世子交给他的,是镇北王世子妃向他拿的三千两银票。

    可问题是苏锦没向他们拿过银票啊。

    南安郡王越想越不对劲,一定要问清楚才敢收。

    谢景宸看着银票道,“一个冒充我的人进府偷东西,被你们大嫂发现了,使唤去给你们送银票的。”

    楚舜,“……。”

    南安郡王,“……。”

    心疼那冒充的人。

    碰到大嫂,肯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南安郡王他们和谢景宸很熟。

    假的人怎么敢和他们靠的太近?

    可这银票又不能不给,不然回头南安郡王他们说起来,岂不是露馅了?

    既然付了三千两,看来那人还没发现自己易容的事被苏锦发现了。

    银票就攥在南安郡王手里,谢景宸伸手接过,拿了两张,另外一张塞回去。

    银票揣怀里后,谢景宸就迈步走了。

    留下南安郡王和楚舜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苏锦迈步出来,就看到这一幕。

    苏锦嘴角狂抽不止。

    南安郡王和楚舜只是来问银票的,谢景宸都走了,他们肯定不会留下。

    不过既然来了,苏锦就顺带帮他们把个脉。

    之前在街上,人来人往的实在不方便。

    把了脉,确定没事,南安郡王和楚舜就走了。

    苏锦回竹屋,继续歪在贵妃榻上看书。

    书房内。

    谢景宸把苏锦告诉他的事转告王爷。

    王爷脸阴沉沉的。

    他的书房里最值得人费心偷的是边关布防图。

    其他东西,即便丢了也不是多重要的事。

    当然,也怕别人塞点什么进来,比如密信。

    不过后面这种可能性比较小,虽然塞密信能栽镇北王府一个通敌卖国之罪,可谢景宸是皇上的女婿,再加上有东乡侯相助,仅凭几封信很难让皇上猜忌镇北王府。

    为了这点可能冒险进镇北王府书房不值得。

    谢景宸在书房待了一刻钟,方才离开。

    他从书房出来的时候,正好三老爷往内院走。

    许久未见三老爷,竟未发现他清瘦了许多。

    不过三房接连受打击,人变瘦些也很正常。

    三老爷阴着脸回了南院,直接去了雪姨娘的院子。

    沉香轩,竹屋。

    苏锦翻了几页书,突然打了一个大喷嚏。

    眼泪没差点飚出来。

    揉着鼻子想,谁最有可能骂她。

    一边揉一边走神,想到什么,苏锦愣了下,“快去检查下我的银票还在不在。”

    杏儿吓了一跳,飞快的跑回内屋。

    谢景宸是从内院去的外院。

    王府暗卫不少,只有从沉香轩走出去才不会招人怀疑。

    也就是说男子先翻墙进的沉香轩,然后才从沉香轩去的书房。

    进来一趟,不顺点东西走怎么说的过去?

    一想到自己坑回来的钱有可能是自己被偷走的,苏锦就郁闷了。

    杏儿回内屋查探,苏锦则检查竹屋。

    苏锦粗略的检查了下,毒药都在,但解毒丸少了两颗。

    为了方便暗卫和杏儿拿药,每个药瓶子上苏锦都贴了纸条,拿起来也方便。

    苏锦把药瓶放下,杏儿抱着锦盒过来道,“还好,银票没被偷走。”

    “坑了人家三千两,还不知道怎么恼我呢,这银票要藏严实了,”苏锦叮嘱道。

    杏儿连连点头。

    藏了一圈,放哪里杏儿都不放心。

    最后

    这丫鬟把银票塞小瓮里。

    再把小瓮塞大瓮里。

    外面还有一个更大的瓮。

    苏锦嘴角抽抽。

    更叫她无语的还在后面。

    杏儿把瓮抱到墙脚边,挖坑埋了,上面还种了仙人掌。

    苏锦,“……。”

    这钱藏的。

    别说是人了,就是神仙也不一定能找得着啊。

    就是这样,杏儿还不放心,看着仙人掌,一脸担忧的问苏锦,“姑娘,银票不会受潮吧?”

    她有心里阴影。

    珍藏的毒药受潮黏在了瓶底,她怕银票拿出来的时候潮成一坨了。

    苏锦扶额道,“放心吧,藏个千儿八百年的不成问题。”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
网站地图 申博娱乐网 澳门赌场 太阳城申博开户 澳门银河赌场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66登入 申博官方开户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登入 申博开户网登入
申博138 申博官网登录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太阳城注册
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太阳城注册 申博开户
澳门金沙娱乐场 申博登录网址 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