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愿之用征求的眼神看向付豪,付豪笑着点了点头。

  “咳咳——”顾愿之清了清嗓子,说道,“尤万坪阴险狡诈无恶不作,欺男霸女残害忠良,好逸恶劳草菅人命,贪生怕死背信弃义,死鸭子嘴硬死猪不怕开水烫!”

  付豪嘴角一抽,只能尴尬地笑笑。

  一众火灵门弟子都听傻了,他们实在想不到尤万坪竟然有这么多罪行,而且最后那个死鸭子嘴硬和死猪不怕开水烫是什么玩意?

  顾愿之见火灵门弟子被唬住,便趁热打铁地说道:“不错,你们的掌门人前一面人后一面,正是这般两面三刀的无耻之徒。我们满树桃花压牡丹宗本不轻易在人前露面,但替天行道是我等本分,行侠仗义乃我辈美德,这次来就是为了铲除这种武林败类!”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火灵门弟子更懵了,他们悄声议论着:“满树桃花是什么东西?”

  “这你都不知道,是一个作坊,专门酿桃花酒的……”

  “什么作坊,竟瞎说,刚才他说的是木丹宗,应该是个修道炼丹的宗派……”

  付豪听不下去了,连忙拍了拍顾愿之的肩膀,示意他差不多了。

  顾愿之眨了眨眼睛表示知道,接着他上前一步,说道:“好了,眼下就有一个绝佳的机会摆在各位面前,此时不弃暗投明更待何时?我们无意摧毁火灵门,更不会滥杀无辜,等事情结束之后火灵门依旧会存在,而现在,聪明人早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率先反应过来的依旧是刚才的毛焰,他立马打起了精神,说道:“几位大侠,我知道尤万坪逃到哪里去了,也知道火灵门的宝库在哪里!”

  “很好,果然没有看错你,我们不会忘了你的。”知新平有样学样地道。

  看到毛焰的抢先一步得到了以后的保障,其余的火灵门弟子也争先恐后地爆料,什么掌门在外面有许多情人,什么火矿下面埋了口棺材……一时间倒热闹了起来。

  知新平这才想起江不过和他师父徐道人还被绑在钟乳柱上,赶紧跑过去想救下来。

  “师父,江宗主,我来救你们了!”知新平便扯开绳子便说道。

  然而直到两人被放下来,依旧毫无动静。

  “师父?”知新平晃了晃徐道人的肩膀,后者便如同没有骨架一般瘫在地上。

  “啊——师父你死得好惨,付兄,快来啊!”知新平脑中一片空白,谁能想到尤万坪直接下了杀手?

  顾愿之不紧不慢地走过来,说道:“知大哥不必在意,这个东西其实……”

  “不在意?不是你师父你当然不在意!而且即便师父他老人家已经成了一具尸体,我也不允许任何人说他是个东西!”

  顾愿之被说得一愣,然后道:“知大哥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这玩意不是你师父,它其实……”

  “你若再这般无理,休怪我让付兄评理!”知新平心中悲痛,“师父,你还没把武功都传给我呢,怎么就走了呢,呜呜……”

  顾愿之实在无奈了,抓耳挠腮地道:“唉——算了。我是服了,师兄,只能靠你的了。”

  付豪从后面走来,面上带着藏不住的笑意。

  知新平气不打一处来:“付兄,怎么连你也如此,难道这是你们宗门的习俗,乐丧喜葬?”

  付豪的脸瞬间就黑了,没好气地说道:“你才乐丧呢,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你抱着的是个人吗?”

  “嗯?”经付豪这一提醒,知新平才反应过来,确实有些不对劲。

  自己面前的这个“师父”身体太过柔软,除了衣服面容,根本就不似真人。

  知新平一把翻过手中的尸体,用手在他脸上一抹,手中便多了一张人皮面具。

  与此同时,顾愿之也从另一具“尸体”上摘下一张江不过的人皮面具。

  “可恶,竟然中了圈套,付兄,你之前为何不提醒我?”

  付豪说道:“我们以为你看出来了呢,毕竟你和你师父这么熟悉,真假还不一目了然?”

  知新平语塞,只得问顾愿之:“你也一开始就看出来了?”

  顾愿之点点头:“这么明显的伪装,比我做的雕像差远了,当然一眼就能看出来。”

  知新平无语了,感情闹了半天就自己一个人蒙在鼓里……

  “付兄,刚才邪前辈忽然消失,到哪里去了?”

  付豪摸了摸下巴,笑着说道:“这个嘛,估计是去找好玩的东西去了……”

  ——

  火灵门坐落在火石矿之中,甬道纵横复杂,纵是门内弟子也不敢说尽数掌握。

  门内只有三个人将这些复杂的甬道位置牢记在心,其中的两个便是被掌门尤万坪视为心腹的天火地火,剩余的一个自然就是尤万坪自己了。

  此时,尤万坪一人走在漆黑的甬道中,这条路径通向五里外的一片野林,其间有许多岔路陷阱,更为关键的是,这是只有尤万坪知道的路径,连天火地火都不曾走过。

  甬道内漆黑一片,尤万坪却没有点火把,他的手中拿着一块红色晶石,透过晶石看去,地上便会出现一行散发红色荧光的脚印。这些脚印也是尤万坪自己留下的,他只需要顺着脚印走,便能安然无恙顺利抵达野林。

  “可恶,没想到那几个外乡人这么厉害,不过我早已将江不过和徐道人转移走,这条路又只有我知道,等他们反应过来上当,我早就抵达圣蛊宗了!”

  “真不知道那几个人是什么来头,又是如何抵挡住森罗火狱的……”尤万坪一边小心翼翼地顺着自己的脚印向前走,一边在心里嘀咕道。

  忽然,甬道中刮起了一阵风,这阵风不大,仅仅只是吹起了尤万坪的头发。

  “嗯?”尤万坪停下了脚步,心中有一根弦陡然绷紧。

  “风?这段通道几乎密闭,我走过这么多遍,从来没有遇到风,这是什么情况?”尤万坪的手伸到袖中,就要取出什么东西。

  “哎呀哎呀,没想到你这家伙心思还挺缜密,能看穿本座的伪装跟踪。”就在这时,一个意外的声音响起。

  尤万坪大惊失色,差点就一屁股摔在地上,他迅速地从怀里掏出一块半个拳头大小的月炎石,这是他费了很大功夫才搞到手的宝贝。

  “是谁?!”

  (本章完)
网站地图 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电子游戏 咪牌百家乐
申博在线登入 申博手机怎么充值 138体育娱乐投注 申博在线管理网
太阳城集团 申博游戏网址 保险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
申博太阳城注册 真人百家乐 太阳城申博开户 太阳城代理
申博游戏注册 申博登入网址 ag国际馆 申博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