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捧着木碗的男人,长发结冠,身着酒红色长衫,看上去倒是有几分风度翩翩的样子。

    他手中的木碗中,游动的金色小龙,和寻常在电视里,漫画里,看到的并无区别。

    如果非得说区别的话,那就是这条金色小龙,看着实在是太小了,比泥塘里能够看到的泥鳅,还得小上一截。

    他站在伏龙的面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想要走,你拦不住我。”过了片刻,他轻声说道。

    言语中,满是自信。

    伏龙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嘴里叼了一根,虚眯着眼睛看着他。

    “说的跟我要是想走你能拦住我似得,尽说这些没用的,有本事你就弄死我,否则,我是肯定要留下你的。”

    “我说了,你留不下我。”

    说完这句话,穿着长衫的男人再次出手。

    他伸出手,虚空中一拉,一道气浪便翻腾不止,朝着伏龙撞击过去。

    伏龙嘴里叼着烟,皱着眉头,一掌派出去,掌风将气浪完全抵消。

    两人的实力,看上去似乎处于同一位置,

    “你那条小龙呢,怎么不弄出来玩玩?”伏龙又深吸了一口,将烟头丢掉。

    这是个难缠的对手。

    这一点毋庸置疑。

    所以,这个时候的他,必须拿出绝对的实力,否则不要说击败对方将其拿下了,自己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难题。

    “说起来也有意思,你们这些人,不老老实实躲在洞天福地里,非得出来转悠做什么呢?”伏龙问道。

    长衫男人没有说话,而是挥舞着拳头,朝着伏龙冲了过来。

    伏龙体内的劲气也在运转着,同样挥出一拳,和对方撞击在一起。

    两人一碰即分。

    伏龙往后退了七八步,而长衫男人,退了足有十步。

    似乎是高下立判。

    实则不然。

    如果就本身修为而言,伏龙确实是占得上风的。

    但是这并不是长衫男人过招的手段。

    相当于,一个剑修,将自己的长剑收了起来,选择赤手空拳。

    这完全就不是正确的状态。

    “你在害怕什么?怎么不将你的小龙放出来?”伏龙若有所思,笑着说道,“我知道了,放在望月峰的黑蛟,就是你们的手笔,但是那黑蛟死了,而且你也看出那黑蛟是怎么死的了,担心将小龙放出来,会引来将黑蛟斩杀的那位,是吧?”

    长衫男人没有说话,但是眉头微蹙的样子,也让伏龙明白。

    自己刚才猜的,是**不离十了。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伏龙问道。

    “你可以猜一猜。”长衫男人说道,“如果你能够将我打趴下,我会告诉你的。”

    说完,他手中的木碗消失了,两拳挥舞着,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着对方冲杀而来。

    伏龙皱着眉头,又是一拳拳落下。

    两人撞击在一起,这一次却并没有一碰即分,而是缠斗在一起。

    伏龙的拳头落在长衫男人的身上。

    长衫男人的拳头,砸在伏龙的身上。

    完全是一种硬碰硬的状态。

    他们这样的修为,随便一拳,都可以让一位宗师以下的修仙者当场毙命。

    这就是绝对的实力。

    随着自身实力的提升,他们的防御力自然也会有显著地提升。

    只不过这两人这种状态实在不好。

    完全像是两头未开化的野兽一般。

    等到两人分开的时候,一个个嘴角都渗透着血液。

    胸口大幅度起伏着,身体也在颤抖着。

    “疼不疼?”伏龙吸了口凉气问道。

    长衫男人冷哼了一声:“这点伤,算什么?怎么,你撑不住了?若是撑不住了,就让我离开。”

    “我会撑不住?你怕是在搞笑吧?”伏龙说完这句话,两人对视了一眼,像是有了某一种默契一般,同时转过身,皱着眉头眯着眼睛,揉着自己的胳膊,胸口。

    甘霖娘。

    好疼啊!

    不过三秒,两人又同时转过身来,盯着对方,虎视眈眈。

    “再来!”

    “来就来!”

    于是,两人又碰撞在了一起。

    “你们龙阁的人,都这么缺心眼吗?自身还带着伤,若是你巅峰状态,我不用小龙,定然要输给你,你现在自身满是伤,还和我拼命?”长衫男人勃然大怒,于是速度又加快了不少。

    他就是想要告诉伏龙。

    自己不是好起伏的!

    “你们这些人,就该老老实实待在洞天福地李,为什么非得出来呢?”

    “你们这些人,出来也就算了,为什么还不和我们龙阁打招呼呢?”

    “你们不和我们打招呼也就算了,为什么还非得在外面瞎折腾呢?你们养龙,我们也懒得管,但是你们非得养一条蛟龙,想让它渡劫成功化龙,然后你们当一回农民伯伯,感受一下丰收的喜悦?那我告诉你,这里,由不得你们放肆!”

    伏龙越挫越勇。

    即便身上有伤……

    酒店里。

    刘忠义很郁闷。

    莫名其妙的,电话就被挂断了。

    再打过去,就提示关机了。

    “搞什么鬼啊?”刘忠义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将手机暂且搁置一边。

    “他不是说了吗?在和别人玩命呢!”之前刘忠义给伏龙打电话的时候,开的免提,所以伏龙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高歌也听见了,“哎,好担心啊,他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刘忠义没忍住,说道:“高歌……要不,你先控制一下你的表情?我总觉得,你憋着笑的样子好辛苦,还有,这样的表情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

    高歌终于哈哈大笑起来:“我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一般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刘忠义叹了口气:“你们这多大仇啊!”

    高歌乐了一会。

    其实也就是这么一乐,对伏龙倒是没什么意见,真说有意见的话,还是因为之前在望月峰的时候,自己都被黑蛟打的哎哟哎哟的了,这老小子才蹦出来,实在是太招恨了。

    一想到伏龙被人打的鼻青眼肿的样子,虽然只是脑补。

    但是也好想笑哦……

    “等稍后我再联系他吧。”刘忠义说道。

    “那如果是联系不上呢?”高歌问道。

    “那就没办法了,海城修仙学院的人,得跟着我们一起去潇山剑宗。”刘忠义思索片刻说道。

    看着高歌皱着眉头,刘忠义笑着说:“不过,我可以让他们不去,这算是我不服从命令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
网站地图 ag国际馆 盛618官网 菲律宾申博娱乐 百家乐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登入 申博现金网网址 申博客户端下载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代理登入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网址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百家乐
太阳城手机版 申博客户端下载 盛618网址 申博官网
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开户 申博手机版 网上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