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她站在那里没穿衣服,血红色的头发到达腰迹,随着秋风的吹拂,宛如血雨一样,非常漂亮,外加蓝色的眼睛,皮肤白皙的宛如初雪,整个人就好像一个欧洲女人,因为身材火爆,凹凸有致,绝对的丰

    乳肥

    臀。

    往那一站,就像是希腊雕塑的模样。

    但她审视的看着众人时。

    众人这么一看,居然有三分模样像是柳敏,没错,非常像柳敏。

    柳敏是东北女人,身材丰满的就比多数的中国女人要高大许多,此时这么一看,若隐若现的居然有几分像是柳敏。

    “什么情况。”

    梁晨懵逼了,在那不由自主的下了一机灵,吓了一跳,在去看此时柳敏的身体,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但心脏部位已经被吃了,他有些头大,“你,你到底是谁,你不会是柳敏吧。”

    “柳敏?!”

    穆少云脱口而出。

    刚才两个人还打情骂俏,这一刻就这般模样了,让他小弟弟都一抖的整个人都不好了,害怕的在那呼喊,“这,这家伙是人,还是狼啊,不,不,不会是魔鬼吧。”

    “啊!”的一叫。

    泰坦捶胸顿足,“不管那么多了,杀了就是了。”“碰!”“碰!”的踩着地面,宛如一个推土机一样的冲了过去,要杀了血狼王。

    “嗡!”的一下子。

    血狼王的双眼冒出了蓝色的光芒,之后瞬间其他荒野饿狼收到命令一样的狂扑而来,“嗷!”“嗷!”乱叫的去阻挡泰坦。

    上百只荒野饿狼一起动了,前赴后继,攻击而上。

    “去你的。”

    泰坦身高两米五,巨人一样,浑身上下钢筋铁骨,他自称无法阻挡子弹,但荒野饿狼的攻击,荒野饿狼的冲击还有獠牙,是对付不了他的。

    “碰!”“碰!”的一拳一个,全都打倒在地,有的甚至一把抱住,直接拧断脖子,简直是杀鸡宰羊一般简单。

    “这些小王八羔子是挡不住爷爷我的。”

    泰坦自信心爆棚,哈哈大笑的冲着血狼王就过去了,荒野饿狼根本无法阻挡,在多也无用。

    这时,梁晨有了信心,喊道:“穆少云,咱们一起攻击他,这家伙好像刚刚变成人的荒野饿狼,不是人变成狼,而是狼变成了人,还没弄清楚状态呢,赶紧杀。”

    他慢慢的醒悟过来了。

    一挥动魔杖,三头石龙攻击而去,“给我上。”

    “嗷!”

    “嗷!”

    “嗷!”

    三头石龙摇头晃脑的根本无所畏惧,“碰!”“碰!”的撞开了许多荒野饿狼,直接就向着血狼王而去。

    这一下,加上泰坦,就是直接轰炸一样了。

    血狼王赤身裸体的站在那里,根本无处躲藏,当然,她也没有躲藏,而是在那冒着蓝色光芒的双眼,看了看,随即“嗖!”的一跃而起,到了树梢上。

    快速灵敏的即为吓人。

    好像一道虚影一样,比母夜叉快了不知多少倍,不,是强了多少倍,简直超乎人们的想象。

    一下子就到了树梢上,好像瞬间移动一样。

    此时她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切,面容上依然没有表情,依然冷试着看着这一切。

    “去你的吧。”

    “哗啦啦!”电闪雷鸣。

    穆少云的电网攻击过去。

    结果一瞬间,就又如一道虚影一样的消失不见了,出现在了梁晨、穆少云的面前,没错,直接好像瞬间传送一样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碰!”“碰!”两拳直接将他俩打翻在地。

    力道之大,超乎想象,直接将他们的肺腑打的整个人都懵逼了,跌倒在地时才意识到自己被攻击。

    “呃!”的一角,穆少云年纪小,被重创的直接在那开始痉挛,开始抽搐,整个人都翻了白眼,吐了沫子。

    身体承受不住了。

    梁晨当过兵,受过这类抗击打训练,所以还好一些,在那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我他妈的和你拼了。”拿出了小腿帮着的短匕首,要拼命。

    结果“砰!”的又一下,直接眼前一黑,被打昏了,最后只看见一到白色的肉体虚影闪现,其他就不知道了。

    彻底昏死了。

    ??????

    ??????

    当梁晨再次醒来时,只感觉脑袋发疼,眼前依然发黑,整个身体都不舒服的挣扎了一下,才彻底清醒。

    一看,居然是被捆着的,无法起身。

    捆在了大树上,双臂和腰部捆的死死的,诺动不了半分。而旁边就是昏迷不醒的穆少云,还有被吊起来的泰坦,以及一群荒野饿狼在那围着他们看守着。

    “我尼玛。”

    他这才想起来昏迷前发生的事,此时一看,整个人都懵逼了,在那用力的挣扎了挣扎,想要从绳子里逃脱。

    结果,荒野饿狼们瞬间“嗷!”“嗷!”乱叫的制止,在那怒视梁晨,那模样,就是你在动,我就咬死你。

    “行,我不动,我不动。”

    梁晨不敢动了,此时他双手被绑着,如果激怒了荒野饿狼,那就是找死啊,在那笑声呼喊,“穆少云,穆少云,泰坦,泰坦。”

    但根本无济于事,这哥俩还处于昏迷状态呢。

    听不清楚他的声音。

    他还不敢大声呼喊。

    梁晨便在那回忆了回忆,记得最后的情况是穆少云抽搐了,泰坦依然在和狼群搏斗,怎么就一瞬间都被抓了呢。

    “那血狼王好厉害啊。”

    在那来回乱看的发现,柳敏的尸体已经不见了,不知去了哪里,时间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太阳灼热的厉害。

    刺眼夺目。

    秋末下,寒风已起,“呼!”“呼!”的吹拂着,到不是特别冷,他就在那又仔细的想了想,感觉要出事,“狼人小队全都有狼族的血脉,奶奶的,恐怕现在帕克已经认了新的家主,不管我了啊。”

    这次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结果这时,突然帕克在那着上半身,穿着一个大裤衩子跑了过来,乐呵呵的嚷嚷道:“家主,家主,这次咱们是走运了,走运了,走大运了啊。”

    还和那些荒野饿狼聊天一样的喊道:“让开,让开。”

    “嗷!”

    荒野饿狼一个个变成了小狗一样,纷纷躲开了。

    帕克激动的把梁晨的绳子解开了,在那说道:“家主,那,那血狼王吸收天地精华,又吞噬了许多人的心脏,吸收了大量人类的心肝血,居然变成了人,哈哈,她刚才吃了那个柳敏的心脏,完成了最后一步,现在就是一个人了。”

    “把柳敏的心脏吃了。”

    梁晨咬牙生气,“奶奶的,你们,你们就没拦着点,那,那柳敏是,是我的朋友啊。”他自己不承认柳敏是自己朋友。

    可最后落得这个下场,还是太惨了,让他很不舒服。

    “柳敏已经死了,阻拦有什么用啊,哎呀,柳敏是异能者,血狼王就需要异能者的心肝激发身体的全部机能呢,没办法的。”

    “没办法个屁,他想吃异能者的心肝,不是有火焰护法吗?用得着吃柳敏吗?那,那是一个活人啊,就这么死了,死了啊”

    为这件事依然头大呢。

    梁晨心情很不好。

    这时他看了看帕克,道:“对了,你们呢,你们在刚才对战时,怎么一个个的都匍匐在地了,是不是血脉压制啊。”

    “嗯,是,他是狼王,我们体内都有狼血,根本无法和她对敌,一瞬间,就,就臣服了。”帕克一脸尴尬。

    梁晨翻了个白眼,“是不是还要任她做你们的狼主啊,哼哼,我算看明白了,我们就是被利用的,你们就是来找这家伙的对吧。”

    “不是,不是,你和穆少爷还是家主,只不过,只不过??????”

    他尴尬的挠了挠头,“只不过,我们的血脉是相同的,我们自然而然的互相吸引而已,嘿嘿,狼本就是群居动物,怪不得我们的,我们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刚刚知道。”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梁晨在那看了看昏迷的穆少云和泰坦,就说:“先把他俩也解开吧,奶奶的,有什么账之后在算,柳敏不能就这么死了,就算这个血狼王在厉害也不行。”

    他到没那么强烈的感觉给柳敏报仇,就是自己内心深处很内疚,如果没有自己,柳敏也不会死的这么惨。

    自己要做些什么,才能对得起自己的柳敏而已。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
网站地图 百家乐 现金网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登入 太阳城会员登入
菲律宾申博怎么注册登入 申博太阳城游戏下载 申博现金投注 申博亚洲开户
澳门金沙娱乐场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ag国际馆 申博太阳城登入
太阳城app下载 盛618官网 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客户端下载
网上百家乐 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现金网址 ag真人百家乐